工商时报社论不能用BOT思维 设计灾后重建策略

发布时间:2019-12-09 | 作者: | 来源:http://www.jsw92.com/info_200.html

工商时报社论不能用BOT思维 设计灾后重建策略


 工商时报26日社论:行政院灾后重建委员会在高雄旗山的八军团开会,此会未邀请灾区的地方首长和灾民代表参与,却延请企业加入重建计画。为何不让地方参与?刘兆玄院长的说法是:「策略性层级的重建会议,不需要与灾民代表讨论」。至于企业如何参与重建?运筹帷幄的刘兆玄院长胸有成竹地说:「政府出地,企业兴建;已经捐款赈灾的企业不需要另外捐钱,而是利用已经捐出来的钱认养灾区,由企业提出方案,重建灾区的观光产业或推动就业方案,再由政府监督执行」。 

 这个白天受报章抨击,晚上遭名嘴修理的政府,终于学会了「同理心」:不是与灾民的同理心,而是与企业的同理心。 

 一个与灾民有同理心的政府,不可能说出「重建策略的层级很高,所以不需要灾民参与讨论」;惟有不忘「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」的政府,才会希望灾民只要窝在收容中心,静待安置和复原即可,千万不要过问重建策略。重建如果想成功,策略必须高明;策略要高明,态度就不能高傲。政府如果只想把灾民「当人看」,人民自然会视政府「如寇雠」。 

 相对地,政府对企业却饶富同理心。这份同理心展现在邀请企业参与重建计画的三项设计上:一是「政府出地,企业兴建」,二是「已经捐款赈灾的企业不需要另外捐钱」,三是「企业就已捐之款项认养灾区,自提重建方案」。这三项体贴的设计,替某些企业解决了「赛钱」的困扰。 

 企业在这场天灾人祸中,所承受的苦难来自「赛钱」。由于坊间将知名企业的捐款做成对照表,一边是上次对四川汶州地震的乐捐,一边是这回对莫拉克颱风的心意。编製这份对照表的用意,非常清楚,也因此逼得许多大企业只好「赛钱」。只是,当前的经济环境实在不好,心有余却力不足的企业家,不在少数。所以,赛钱箱中的善款,不乐之捐的比例恐难推估。 

 现在,充满同理心的政府已经邀请企业家参与重建计画,这一政策既能缓解赛钱所造成的压力,也可以终止赛钱所引起的损失。因为,企业可以支配自己的捐款,按照自己所提、政府认可的方案重建灾区。 

 企业可以支配自己捐出的款项,本来是好事一桩,因为如此可以确实掌握捐款流向,减少中间莫名其妙的耗损;而且一个善良的企业,可能藉此机会,加码建设自己的乡土,原本捐了一亿元,现在追加二亿元,最后以三亿元完成一个灾区的家园重建,给失所的同胞免于流离,给没有片土寸瓦的灾民一个安身立命之处。对于这种企业,全国应该结草衔环以对。 

 但企业如果可以支配自己捐出的款项,也就可能出现恶质的企业,从已经认捐的善款中,回扣部份款项,拿所剩的金额搞定工程,一样交差结案。对于这种企业,社会也只能感谢,不然怎幺办? 

 问题是,有意参与重建计画的五、六十个企业,谁良善,谁恶质?社会如何分辨,政府怎样筛选? 

 政府不能用BOT的思维,设计灾后重建策略,而「企业出资,企业兴建,然后移转给灾民使用」就是一种彻头彻尾的BOT计画。政府曾经以BOT的方式兴建高铁,如今悔憾良多;电影海角七号里的恆春镇镇民代表会主席说:「饭店也BOT,山也BOT,土地也BOT,现在连海也要BOT」,一言道尽多少市井小民对BOT的深恶痛绝。事实上,不是BOT的本质邪恶,而是我们的政府从来就没有学会如何驾驭BOT这项机制。既然如此,灾后重建就不要再搞BOT了。 

 灾后重建,应该一鞭到底:从国土保育、基础建设、家园重建到产业重建,必须由政府负责到底,不宜推诿旁贷。部分企业主动规划认养某些灾区、独力兴工建屋协助灾民,自可乐观其成,但已收庞大捐款,加上政府準备投入的鉅额救灾预算,如果採取BOT模式思考,要全面性地将家园和产业重建的工作切割给民间企业承作,这种政策必然如同今年年初的「政府挺银行、银行挺企业、企业挺劳工」一样,终将在政府控制不到的第二个与第三个环节上脱勾,最后一事无成,失业率继续朝7%恶化。殷鉴不远,何苦重蹈覆辙。